| 理论前沿 | 学者介绍 | 口述史料 | 口述作品 | 视频在线 | 分类史料 |
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口述作品 >>
· 现代口述史的作用与研究特点
· 农民工口述历史——好日子是..
· 霜重色愈浓——王恩茂将军在..
· “文革”中我亲历的四川“三..
· 上书毛主席反映四川真情始末
· 《李肇基回忆录》简介
· 农民工口述历史——十七年的..
· 大邑安仁镇访谈实录
· 农民工口述历史——开书店
· 卧龙熊猫基地地震那一刻
· 从地质学家到著名社会科学家
· 农民工口述历史——我想从头..

农民工口述历史——我想从头再来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原创 | 日期:2009年6月21日 | 浏览4138 次] 【  】 

口述人:吴海,男,27岁,福建南平市人

校园混混害我失学

我是生长在偏僻的山村里,所以只能到镇上去读中学。说起我的小学时光不堪回首。村里腾了一间破房子给我们这些小孩当学校,没刷粉,墙壁上的泥土在阳光的暴晒下不时地掉落,那个年代我们都是吃灰尘长大的。没板凳,自家带,这好说,关键是那凹凸不平的地,凳子一横那左摇右摆,不知如何是好。我们一般是到了八九岁才去上学,没有经过幼儿教育,因为交通不便、信息闭塞,一般都没有老师愿意到我们这种山沟沟教学,来的都是一些初中刚毕业的学生。可能她们认为教我们这些小学生绰绰有余吧,所以上课时间要么都忙着打游戏,要么就跟村里一些来学校瞎逛的小伙子聊些乱七八糟的话。你说这种老师能教我们什么?虽然村里的小学只办到三年级,但这三年对我们这些刚入学的学生来说,还并未真正意识到学习是什么,只知道在操场上扒泥土,在野地里刨菜根子。上四年级的时候,我们只能到邻村去上学,来回要走3个小时的路程。我们一般是住宿在别人家里,自带些米和咸菜。说实话,很苦,十一二岁我们就得离开家,而且吃的饭菜没什么营养,所以我们根本就长不了身体,一个个都是瘦削瘦削的,像个小老头似的。可是没办法,要读书,就得吃得起苦。当然,对此,我没有太多的怨言。可是到了初中,没想到,要想读个书,能吃苦还不定能成。

19929月,我步入了初中。我所在的中学是我们镇里惟一的一所普通中学,这里不仅师资力量薄弱,而且学校秩序严重混乱。拉帮结派、打架和抢钱的同学处处可见。老师根本管不了,有些学生甚至还动手打老师。主要是我们那校长,因为被人举报涉嫌贪污,三天两头被带到市里审查,也就无心管我们,所以整个学校从上到下混乱不堪。这就导致那些学校混混更加肆无忌惮了。有时看见你一个人在校园里走,就拦住你的去路,向你要钱,而我就是这样一个受害者。

我家离这个镇有八十多里,所以也是从家里带米菜和被子到学校住宿的。我当时是两个星期带10元钱的生活费,另外我妈还会给我一点坐车钱。我很节省,平常实在吃不下,才会到校门口买5毛钱的菜换换口味。可能是初一新生吧,刚到学校并没有认识什么人,所以我经常独来独往,学习很是用功。我记得第一次考英语得了99分,老师还在班上表扬了我。可是好景不长,我因生性孤僻而成了他人讹诈的对象。

那是一个周日的中午,我刚从家里坐车到学校,还没跨进校门,就有人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:兄弟,我帮你拿米吧?我一转头,三个染着黄头发的高个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说实话,我真是害怕,这个学校太乱了,有些人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也是被白打。当时我心里就嘀咕,该不该给,如果给了,那两个星期就得饿肚子,可不给又免不了一顿暴打。这些学校混混最懂得从我们这些乡下人下手了,他们知道我们离家远,也知道我们周末回家拿米拿菜,所以他们守在这绝不会空手而归。我想着的瞬间,其中一个同学已经重重地拍我的肩膀了:拿不拿?生硬的语气咄咄逼人,我忙将手中提着的米顺手递给他们,他们用手掂量掂量,似乎不太满意:兄弟,两个星期吃这点米,说不过去吧?我没有应答,正想离开,可另一个同学又拦住我,我知道他们还要得寸进尺,可是如果我把袋里的10块钱都掏给他们的话,我真要彻底饿着肚子过两个星期了,而且还得走路回家,4个小时的车程要步行到达,我想都不敢想。

我把米都给你们了,还想怎样?我有点愤怒了。

喔唷,小白脸脾气还不小啊!怎样?钱还没给呢!?说着,他们便把我拉到墙角,两个同学各抓着我的一支胳膊,另一位同学则在我身上上下搜索,见我的口袋没有,又扒开我的书包,终于他从我的笔盒里搜出125毛,他们看着钱似乎有些失落。

妈的!这么穷!一个白花花的巴掌就落在我的脸上。

那一刻,我百感交集,泪水在眼里打滚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宿舍的,舍友见我空手回来,都投来诧异的目光,我什么也没说就捂着被子独自伤泣。

那一巴掌打得我以后做什么事都魂不守舍了,我的成绩直线下滑,甚至当时连个位数的分数都考出来了,可没想到不幸的事还在后头。周六那天,我一个人在篮球场上打了一上午球,中午吃完饭倒头就睡,可到晚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的鞋不见了,那鞋可是我省了一学期的钱才买来的呀。我四处寻找,后来我上铺的同学告诉我,刚才隔壁房间的孙明和李刚来过我们的寝室,我恍然大悟,他们就是曾经敲诈过我的其中两位,后来我时常在教室门口看到他们,他们就在隔壁班,是班里的问题学生。难道又是他们把我的鞋拿走了?我忙问那同学他们来寝室做什么了,他有些支吾,说只是看到他们进来走一圈就走了。我知道他话中有话,但他又没胆说明。我猜想肯定就是他们把我的鞋拎走了,那是我才穿一个星期的新鞋啊。

我躺在床上,越想越气愤,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,老虎不发威还当是病猫呢。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冲到他们寝室,他们几个正在打牌还抽着烟,见我横在他们门口,有些震惊,但很快,他们就皮笑肉不笑地讽刺道:哟,怎么有空光临我们寝室啊,欢迎欢迎!

把鞋还给我!我歇斯底里地叫道,我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。

什么鞋啊?啊?啊?啊?你神经病啊!自己鞋没了上我们寝室来找!他们面面相觑,故做一副不知情的样子。

什么鞋?你们别装了!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,竟学着他们那挑衅的语气。

你吃错药了吧!有谁看见我们拿你鞋了?别在这血口喷人啊!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。说着,几个人露出恶狠狠的面相。

说实话,当时我真挺害怕,几个人围着我一个人,被打残都有可能,他们打人是连眼都不眨一下的。我猛然想到那位同学,于是我又冲到自己的寝室,把那同学叫了来,我指着他说:他看到的!这时周围已经站满来看热闹的同学。

是吗?你倒说说看,我们怎么拿他鞋了?孙明走到他身旁,故意将胳膊搭在他的肩上,那明显是威胁嘛!我那同学吓得连个屁都不敢放,忙说:我没看见,我没看见。说着就扒开人群溜走了,任我怎么叫也不回头。

听见没?你冤枉人了,同学,快认错吧!他们看见那同学跑了,就越发的猖狂了,拍着我的肩膀还用手指顶着我的脑门。

不可能!我狂叫起来,我实在熄灭不了内心的火气。

还有理了?兄弟,给他点教训看看!说着,他们的拳头雨点般落到我的身上,顿时,我被打得晕头转向,或许是有人看不下去了,叫了声:保卫科的人来了!他们才住了手。其实保卫科的人是真的来了,因为保卫科就设在楼下,他们是保卫科的常客,所以对保卫科的老师还是有三分畏惧的。

后来,我被同学扶到寝室,而他们几个则被叫到了保卫科。我的脸和眼睛都打肿了,这一切我都不敢跟家里人说,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担心。可之后,我时常在饭堂碰到他们,他们总会投来痛憎的目光,我知道他们那次被保卫科痛批,还心怀恨意。终于有一天,我发现自己的饭盒不见了,我饿着肚子走出食堂,却看见他们故意在我面前将那个饭盒扔到水沟里,然后哈哈大笑,扬长而去。我定定地站在那里,我没有去捡那个饭盒,因为我决定回家,不念书了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

我们同村还有几个女同学也在这个学校读书,为了不让她们向我妈打小报告,我趁回家的时候把她们拦在半路,警告她们到家别说我在学校的事,她们当时都被我吓坏了,连连点头称是。于是,我到家的时候,就跟家里说我不想读书了。

母亲很生气,她坚决不同意我退学,她硬是拖着我,把菜瓶子摔到地上,一直赶我去学校。我就是铁了心不去。我说作为长子想回来帮您的忙。对了,我还没向你介绍一下我的家庭呢。我的父亲在我幼年的时候不慎被树压死了,我还有两个弟弟。母亲含辛茹苦地把我们三兄弟拉扯大,就是希望我们能够考上大学,不要再留在家里务农。可是想起那些阴魂不散的人,我的心就寒了。

母亲拗不过我也就顺着我了,而我的学习生涯也就此结束了(苦笑)。

头两年,我在家帮着母亲干些农活,也种了不少田。但很快我就厌倦这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,整日像井底之蛙一样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样。我真不想把大好的青春时光就浪费在这些田地上。那会,我们村很多像我这样年纪的人都出去打工了。于是,我把自己的想法跟母亲说了,母亲没有反对,而是投来赞许的目光,说年轻人就应该趁着年轻多去闯闯,我没想到母亲这么明事理。

母亲很快联系了外出打工多年的表哥。表哥很爽快地答应了,说现在在哈尔滨做蛋糕很有市场,看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在哈尔滨开个蛋糕店。母亲一心盼我有出息,见表哥又说得这么有前景,于是四处借钱,筹集7000块钱让我带去。

1996年初,我怀揣着7000块钱踏上去哈尔滨的列车。与母亲离别的那一刻,我突然感到自己想哭,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,我知道以后的路多难都得自己走下去了。当然,7000块钱对我来说更是一份沉甸甸的希望。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努力学艺,报答母亲。

在哈尔滨最难以适应的就是天气,太冷了。我经常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也难以抵御寒风的侵袭。但没办法,为了梦想,总得去拼拼。在来哈尔滨之前,表哥把店面都盘好了,就是没找到合伙人,这次母亲打来电话刚好坚定了他的决心。由于我刚到这边很多地方还很不熟悉,所以店面选择和联系商家都由他负责,我只负责打理店面,当然我把带来的7000块钱都投资进去了。

表哥请了个做蛋糕的师傅,我则边经营店面边向师傅学艺。我们合作还算默契,表哥负责出去购买鸡蛋和面粉等一些原料,有时我也会忙着外出送货。可能是经验缺乏的原因,刚开始,我们根本赚不了钱,只能维持店面经营。但后来,慢慢好转,一些超市和蛋糕零售店都愿意向我们订货了,这时我们才开始盈利。可我却发现表哥也不像以前那样勤快了,经常该是中午进来的原料却拖到晚上才运来,我和师傅叫他有效率点,他却不以为然,说外面下雪,路滑着呢,我一不小心,几千个鸡蛋可就毁了。见他这么说,我们似乎也该理解他,可他见我们理解他,却越来越过分了,做事态度越来越拖沓,我和师傅都很不满,这样明显延误我们送货的时间,客户必然会减少的。

有一天,我终于忍不住说了两句,表哥还火了:你整天躲在温室里,可知道外面大雪纷飞啊!我一气起来:那以后我做外面的活好了?”“说得轻松,那店里蛋糕谁做啊?表哥很不屑的样子。

可几个月后,问题还是赤裸地暴露出来了。一天中午,一个穿着白工作服的人拿着木棍跑到我们店里来,后面还跟了几个壮小伙,我觉得奇怪,后来才知道是上门要债的,并且扬言不还债就要砸烂蛋糕店。我被他们搅得莫名其妙,但总算用表哥没在的缘由让他们等表哥回来再解决这事。

表哥一回来我就问他。没想到,因为赌博,他不仅欠面粉店7000元,还欠鸡蛋店6000元。我真不敢相信这一事实,我们就是把这店给卖了也还不了这债,再说,就是卖了也没人要啊,当初我们就是图这个地价便宜才盘来的。可现在是淡季,我们上哪找那么多钱去啊?向家里要怎开得了口?我如果撒手不做,那我不是白投资这7000块钱了。越想越窝气,我拼了命干却还得来这下场。表哥这会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,整天六神无主,坐立不安。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呢!

后来两天我们都关门没做了,只是呆坐在店里不知怎样才好。可是中午我们却发现店的对面熙熙攘攘,果然,是面粉店老板,这次他带了更多的人,而且个个人高马大,看气势是要不回钱不善罢甘休了。面粉店老板这一群不速之客的到来出乎我们预料。我还呆站在那里不知怎办,表哥把我往后拉:快跑啊,你还待这等死啊!我没想到表哥最后解决的办法还是选择逃跑。我真是又气又恨,但当务之急我只能跟着他从后门跑了。

我们跑出来后没带任何东西,甚至连我们的衣服都没带一件出来,更别说钱了,我们两个人身上加起来还不足100,当时我们从后门出来就拦了辆计程车,在不远处就看到他们在店门口乱吼,还疯狂地砸店,我吓得直哆嗦,生怕他们一转身就看到我们了。后来我们来到表哥的一个老乡住处,我们不敢立即去买火车票,怕他们会到火车站去找人,我们在那个老乡家里躲了三四天,向他借了点钱,当时出来急没带衣服裤子,我冷得直哆嗦,那老乡似乎也看在眼里,把他不穿的裤子拿给我将就着穿。后来我和表哥商量着只能南下去他家了。说实话,没他那老乡,我们只能在街头行乞了。

我们让那老乡帮忙去买火车票,我们整天窝在他的房间里,就怕面粉店老板派人守在火车站。那老乡买来火车票,我们半夜上了车,看着火车渐渐远离这个留给我伤痛的城市,我的心才静了下来,几天来悬在心头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,而表哥已经呼呼大睡了,他也不好过,但要不是他,我也不会这样狼狈,可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。后来听表哥说,现在老板要债都是直接叫黑社会的,我问,为什么,表哥却弹了一下我的脑门,傻啊,立竿见影啊!我恍然大悟。

把自己的岗位弄丢了

之后,我到水泥厂和烧砖厂打了几年工,但都因为工地条件差而告终。说实话,自己实在不想一辈子就耗在工地上。

舅妈似乎也看出我的疲态,也或许是看到我的7000块钱被她的儿子糟蹋了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,她花了1000块钱为我走了后门,把我弄进杭州一家做电磁炉的公司。由于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,来到这种文明之地,也只能做脑子以下的活。我刚进厂的时候,厂长就有些不屑地问道:这是脑力活,你做得了吗?咳,我是听出弦外之音了,但我想人总得往高处走嘛,于是我信心十足地说:只要您给我机会,我一定认真做。后来我总算进了这家公司。

刚开始,我主要是包装电磁炉,虽然不是太累,但我一点也不敢怠慢,我干得既勤快又认真,很快我又被调到仓库当领料员。

虽说在公司做,环境比较舒服,但工资也不高,淡季一个月只有400元钱,而到了旺季也只是700元钱。当然,对于这样一个职位来说,领这种工资是一点不为过的。凭着我的努力,半年后我终于被提升为一流生产线的组长,当时还经过海尔集团培训,终有一点扬眉吐气的感觉。可做个小领导与上级搞好关系也是至关重要的。我们那组的班长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,与我年龄相仿,可他总视我为眼中钉,我做得再好的事,他也要从中挑出点刺。有一次,我把我们组里的生产计划报告交给他,他却不屑一顾地说:这是什么狗屁报告,语无伦次!说着,他便把报告扔到地上。说实话,我备受侮辱,那是我花了一个星期没日没夜地写出来的。我知道自己的水平,所以我才特别用心,可没想到,交到他手中……我知道他是一个本科生,觉得被分配在这个车间有些大材小用,而我这样一个连初中都没毕业的人跟他共事,更是降低了他的身份。我强忍着把报告从地上捡起来,我知道我无法消释他内心的不平,但我却可以努力提高自己。

过年的时候,公司有5天的假,想想自己已经有五个年头没回家了,有点想念母亲。再三思索后,我还是准备回家一趟。当然我还是对母亲说,我在哈尔滨做蛋糕。母亲很信任我,还鼓励我,当时我真觉得无地自容。母亲说,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就在家多待几天吧。说真的,在外面经历的苦多了,还是觉得家里温暖,于是我自动给自己续假,在家多待几天。这一待可好,又把自己的前途给葬送了。

等我从家回来兴致冲冲地到班长办公室去报到的时候,那个班长却铁着脸说,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。他看都不看我,像是装出一副比总理还忙的样子,我知道他想让我明白我是多么没有自知之明。我在原地站了两分钟后,就转身径直走到宿舍,我的自尊容纳度对他来说已经满了,物满为患,我还是离开了那个公司。

好几天,我都在街头游逛。新年伊始,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份好点的工作。可新春的街头似乎显得有些寂寥,每个地方都是大门紧闭的,只有在公园那边传来了阵阵鞭炮声。

我信步走了过去,这里正在举办社区老年人音乐演奏会,旁边还有好些摊子在推销补品,看这这些面带微笑充满活力的老人,真羡慕他们。

我正坐在椅子上独自欣赏的时候,一个穿着蛮考究的人提着公文包在我身旁坐下。我并未理会,那人却用手推了推我,我转头一看,他面带微笑地递给我一支烟,我摆摆手。

后来在聊话中,我知道他是我的老乡,他说他是在杭州一家公司的老总助理,并递给我一张名片,说有事可以找他,我半信半疑接过了名片。

之后一个月,我还是在不断地找工作,不断地碰壁。我突然想起这位老乡,何不找他帮忙,毕竟他比我多混了几年,门路总会多一些。

于是我从钱包里掏出那张名片,把上面的电话号码按了一遍,果真通了,老乡似乎很兴奋,跟他寒暄了几句后,我就说出自己找他的原因。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了,并说,他们公司今晚刚好有个Party,让我过去参加,多认识一些人总好。我也爽快地答应了。

晚上6点的时候,我来到老乡说的地方。这哪是一个公司啊,分明是一座破旧的房子。老乡看到我笑呵呵地说:是一个同事办的。看到他的同事住这么个破地,想他也好不了哪去。我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走进房子,狭窄的走道黑乎乎的。

一会儿,我们就来到六楼的一个小房间里,这房间哪是开聚会的,台上一个人正在滔滔不绝地讲些什么,下面的人则像在听报告一样低着头记。一张报纸铺在地上,屁股就可落地了,老乡示意我坐下,就走开了。

我不禁转头问旁边的人这人是在干什么,我指着台上那个手舞足蹈的主讲人。传道、授业、解惑啊!我还是不解,于是我打量着周遭的环境。

猛然看见进门的背面写着一个偌大的字,只是用一粗粗的红笔线将其分成马和扁。我似乎有些觉悟,再看看周围的人,有些人在全神贯注地听,而有些却掰着手指神游四方。无意间我却听到这样一句话:各位先生、扁小姐,既然你们已经被马扁到这里来,就希望大家能够有所作为接着就是一阵鼓掌声,我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经济邪教——传销组织。我的心凉了大半截,才知道那个老乡是销探啊,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只是这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不幸,一切对我来说就是无底洞。

我像尊佛一样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那位老乡向我走来,说道:不是想找事做吗?现在跟大家交流交流经验,你还是新人,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!

新人?您真幽默啊,拜托把身份证还给我!我有点恼羞成怒,刚来的时候他就向我要去了身份证。

别急。大家欢迎新人某某参加我们的聚会。说着,老乡就把我拉到台上。

站在台上,看着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目光,我还真有点推托不过,于是我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,没想到台下还发出热烈的掌声,我失笑,不知道这些人是幸灾乐祸呢,还是真有如此温暖的

短暂的交流后,那位主讲人又上台,在小黑板上写了感恩的心四个字。他煽情地说道:各位先生小姐,我们来到世上,是父母把我们抚养成人,他们的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爱,只求付出不求回报,可是当我们长大成人的时候,我们是否想过要学会感恩,回报他们?……”这句话深深地触到我内心的伤痛,想起母亲,我就十分惭愧,也是这句话让我开始对他所讲的内容感兴趣。

随后,我便被指定的两个人跟随着,我的一举一动都受到这两个人的看护,他们还管制着我的伙食和住宿。

我每天早上都被带去听。其实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,那些话真的很诱人,比如鼓励我们一辈子别只是为别人打工,要有自己远大的抱负,每每听到这样的话,我总是浮想联翩,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发大财,报答母亲。当然我也听别人说过,这就是他们的洗脑程序,直到信任他们为止。

进入他们的生意体系必须得投资五千元,我有点手无足措。其实从跨入那间房间起,我就知道投资这五千块钱是早晚的事,要想在这个貌似自由的空间里生存下去,就必须得投资,这似乎就是传销内部的潜规则

出五千元对我来说,我是有点犹豫的。我想过逃走,可是那两个人却整日与我形影不离,他们还曾含沙射影地提醒我,如果我再不做点,那么我可能连吃饭都成问题。其实说起吃,就是头两天吃得还行,到后来,他们就宣扬所谓的成功的人就必须要节俭,于是每天就吃点黄菜叶汤,这些菜叶都是从菜市场拣来的,然后煮给我们吃。

在他们的威胁下,我只得想着如何筹到五千块钱。万般无奈之下,我编了个理由,对母亲说,我想扩大哈尔滨的店面,还差几千块钱,让她先帮我借一下。我没想到母亲非但没有怀疑我,还很快就寄给我五千。说真的,拿到钱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甚是复杂,母亲这么信任我,我却用欺骗之刀在母亲身上刺了无数刀。我没想到我用这几千块钱只换了几盒保健品。他们说这是行规,叫我只要再找一个下线,把这些东西再推销给他,就可从中挣得600元钱,以此翻倍得到酬劳,找得越多人越好。自从这钱投进去以后,他们就对我撒手不管了。其实他们都明白,如果我们想转嫁自己的损失是不会轻易罢手的。他们的确很狡猾,我也的确不想就拿着这几盒保健品走人。于是我冥思苦想,我没想到自己想起与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韩军,自从他当兵回来就一直赋闲在家,我何不让他过来呢?我们哥俩如能齐心协力,那投出去的钱赚回来是应该没什么问题的。或许这就叫异想天开吧。

我成了骗子

于是我打了个电话到韩军家,说这边有个小区正在招保安,可以过来试一下,韩军听了很高兴,并且爽快地答应了。

没其他地方去,我只得把韩军带到传销的那个房间。其实我的心很乱,以前都是别人对不起我,可现在是我对不住人家。但我还是强装笑容,韩军一路有说有笑,可是当他跨入房间的那一步,他的笑容却僵住了,我的心一震,曾经作为一名军人的他,似乎有些敏感。

怎么了?我拍拍他的肩膀。

这是什么地方啊?他还是将心中的疑问抖了出来。

我住的地方啊。我想拿起他的包,却被他叫住了。

韩军叫我先跟他坐下聊聊。我们在六楼楼梯口坐着。我知道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,于是我发了个信息给那位老乡,希望他帮我搞定。很快,那位老乡就带了两个人来,他们就站在我们的身后,韩军似乎也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监视着他。不等韩军问什么,其中一个就找理由把我支走了。

次日,当我去找韩军的时候,他却露出暴怒的神色,迎面就是一拳,说这是他替我妈打的,说着,还想来一拳。我迷迷糊糊从地上爬起来,恍惚中看见韩军被人带走了。我知道韩军的脾性,特刚烈粗犷,愤怒起来连命都可以不要。我不免有些担心。

后来有人告诉我,说韩军不适合跟我一起了,我没有说什么,只是感觉到我们兄弟之情正在撕裂着。有一次,我在听的时候碰见他了,韩军悄悄地坐到我身旁对我说:我已经把你的事告诉你的家人,还有咱所有的同学,你再也骗不了任何人了。听完这话,我全身乏力,差点瘫到地上,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似的,而那个字却像一把匕首一样刺向我的心脏,我不敢想象母亲抽泣的眼神。此刻,我才知道我在韩军的心中已成了一个活生生的骗子。

我的心情低落到极点,我终于想到要逃离这个所谓生财有道的虎穴。

可能我已不是个新人,所以活动起来比较自由,只要不声张,其实我是很容易离开这个地方的。那天我有意靠近一些想出去的人,我们趁出去自由活动的时间离开了那个生活近两个月的地方。

我没有马上离开杭州,我来到绍兴,让表哥联系一些兄弟,我想把韩军救出来。

可是当我打电话给那个林先生(老乡)的时候,他却告诉我韩军已经走了。我不信,于是往家打了个电话,我拿起电话始终没有勇气开口,只好叫表哥帮着说,母亲只是有些遗憾地说,韩军是回来了,不过现在还躺在医院,他去当保安还没一个月脚就被打折了,他的父亲正四处借钱呢。母亲还嘱咐表哥说让我们在外面少惹是非。

按表哥的说法,母亲还不知情,难道韩军被打到连话都说不上了吗?想想如果韩军被打残,我可是会抱憾终生的。

当天我就买票回家,第二天下午我就赶到韩军所住的医院,在门口,我徘徊许久,我不知道怎样面对他的家人,更不知道怎样面对韩军,如果不是我,他还是一个健壮的青年。

最后我还是鼓足勇气走进医院,在大厅就碰到韩军年迈的母亲,她看到我有些震惊,然后是不能再平静的语气:你来了?!我无言以对,似乎这是预料中的事。

我的脚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,我敲开韩军住院的房间,他正双眼望着窗外。

韩军!我轻轻地叫了声。

他转过头来,看着我,没有焦点的眼神却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韩军,对不起……”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我明知道那是一个陷阱却还让他去跳。

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就算我花钱买个教训吧。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。冰冷的语气比寒风还要刺痛人心,我没想到粗犷的他变得如此平静。

……”

你走啊!他用手指着我,全身颤栗着。可能是声音太大,引来了护士,护士忙着把我拉出去,叫我别扰乱病人的情绪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医院的,其实我本该帮着补偿点,毕竟韩军是被传销内部人员打伤的。可是我现在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,还让母亲为我借了那么多的钱。

我坐车回到家,无论怎样我该去看看母亲。走到村口的时候,母亲早早看到了我,她忙跑过来,我的心慌乱不已,我在外头造的这份孽该如何救赎呢?我始终伤害的是我最亲的人。

母亲走到我面前,兴奋地说道:海啊,别太难过了,这事也怪不了你,不过回来看看倒是应该的,这事还是你帮人家介绍的。我原以为我要接受一场痛骂,没想到母亲这般宽容。

后来母亲跟我说,韩军是因为在当保安的过程中不慎被人打伤的,谁也没料到会被打得这么重,听说骨头都被打折了。我问她怎么知道的,母亲说是韩军他爸说的。

我的好兄弟,在最后一刻还这样帮着我。他将悲伤贮藏在心底,却把希望留给我。那天大雨滂沱,我独自站在雨中大哭一场,为过去,也为现在,我要让这场大雨洗尽我身上的罪孽。因为我要从头再来……


责任编辑:admin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· 现代口述史的作用与研究特点 [53384]
 · 农民工口述历史——好日子是过出来的 [10119]
 · 霜重色愈浓——王恩茂将军在“文化大革 [9759]
 · “文革”中我亲历的四川“三老会”案的 [7948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发表人:n7msSOVS

发表人邮件:222535@baidu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7 7:42:50
    [url=http://www.222535.com]www.222535.com[/url]
发表人:k5FlHv39

发表人邮件:aomenduchangwanfa8@baidu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7 7:14:06
    [url=http://www.aomenduchangwanfa8.com]澳门赌场[/url]
发表人:n7msSOVS

发表人邮件:222535@baidu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7 7:02:09
    [url=http://www.222535.com]www.222535.com[/url]
发表人:EzhRVLb4

发表人邮件:rt5666@163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6 5:35:49
     le999精品 www.le999.com 详细内容
发表人:Ztc2pI7b

发表人邮件:www@shouguangshucai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5 20:34:05
    寿光蔬菜www.shouguangshucai.com寿光蔬菜www.shougu..详细内容
发表人:kixQs2DP

发表人邮件:hainahua@pass315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2 22:18:51
    海娜花hainahua.pass315.com印度海娜花hainahua.pass315.com
发表人:glPfvD9C

发表人邮件:www@taojinshop.net 发表时间:2013/1/12 14:53:29
    微型摄像机www.taojinshop.net无线摄像机www.taojins..详细内容
发表人:h847hduu

发表人邮件:hds83jdh@163.com 发表时间:2013/1/12 14:43:40
    可以赚钱的棋牌游戏赢钱的网络棋牌游戏下载 !http:/..详细内容
发表人:uBvadWIF

发表人邮件:fafafa@jdqunfa.cn 发表时间:2013/1/12 13:10:21
    网站推广软件 , 网络推广软件 ,www.jdqunfa.cn 最好..详细内容
发表人:zL1NY5sc

发表人邮件:fafafa@jdqunfa.cn 发表时间:2013/1/11 8:42:47
    网络群发软件 . 信息群发软件 ,www.jdqunfa.cn 最好的..详细内容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
专题报道 | 图片新闻 | 网站地图 | 联系我们 |

地址:成都市一环路西一段155号 邮编:610072
主办单位:当代四川史编委会 《当代史资料》编辑部
主管单位: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蜀ICP备09018183号
版权所有:口述历史在线 服务器网站空间提供商成都创新互联

混凝土搅拌罐车 玻璃钢格栅 成都网站建设 玻璃钢格栅板